夕夕夕夕烧

伞修伞,喻黄,法/米英,tsn,KR,忘羡,太芥,曦瑶。cp不可拆,拒绝恶意玩梗,另,本命和相方我都很喜欢很喜欢。

随便谈谈,祝我伞生日快乐w

*伞修预警
*瞎扯

我喜欢苏沐秋和叶修,喜欢什么呢。大概是他们年少意气风发,双王睥睨天下 ,贫穷到合吃一碗面但是日光灼灼,可能是未来河山大好光明坦荡,生活再庸常理想主义仍锋利明亮,也许是怎么样的生活都不要紧,他俩相视一笑,连蒙了尘的岁月,都不乏隐晦的温柔。

我真喜欢这种感情,连生死都是小坎,没什么过不去的,心灵相通在半梦半醒时分,潮湿的夜晚可以听到心跳,是soulmate,最好最好的那种。

我大抵有一点点白月光情节,会觉得得不到时微妙的心理活动,残忍又动人。但这次意外的,并不是,美妙的是那份缠绵的羁绊,是老叶一路走来,慢慢沾染了沐秋的气息,是人间烟火气,也是少年气。如今的老叶不那么沉,不那...

2017-10-21

天官赐福/见血封喉

仍然剧透,充满滤镜,三观不正。

【“我给过你机会的!”

师青玄闭上眼,握紧了拳。谢怜想起了博古镇上愤怒至极的那一声“好。好!”以及师青玄要随裴茗去海边时,“明仪”阻拦他的那一幕。】

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想起指匠情挑,被送进疯人院的少女心怀怨怼时,看似凉薄冷淡、无情无义的大小姐心想的也是,“我给过你机会的。”彼此互相欺骗,不知是否你和我,两人都在逢场作戏,可朝朝暮暮里吻上的唇,牵过的手,眼神碰撞时如星子的火花,叫人无法不心软,所以她想,如若这个女孩子讲一句,用那双忐忑的如水双眸望着我,就讲一句不要去,或许会是皆大欢喜再圆满不过结局。

可是没有,再如何细密绵软心思,或者我后半生全程命途,在你手...

2017-10-19

天官赐福/我最好的朋友

剧透慎入。一点感想。

那个我们未曾有机会与之相知的明仪,我猜他也是非常可爱的一个人,和其他神官不同,他是一路盖房子修道路构造建筑,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勤恳、认真而有耐心,是很好很好的男孩子,如果,如果有机会的话,也会觉得这样的朋友值得温柔和珍惜,他是无辜的,会让人觉得怜惜和伤感。

但我也清楚我所喜欢的这个“地师”,他是谁。无论是带着不熟的铲子横冲直撞的仓鼠仪,还是在角落默默吃饭的少年,或是喝了难喝的粥会产生心魔的神官,傲娇的,冷漠的,脾气不大好的,可靠的,这样的明仪,如果非要叫他的名字,应该会是——“贺玄。”

命运互换,我与你的羁绊,充满恨意的纠缠。如果说贺玄,他其实有另一面,在无尽折磨的...

2017-10-18

【忘羡】友谊之树万古长青

*魔法学院日常系列

*不知道是什么中西结合AU

*双节快乐,共计2891字


“无论您是否相信,我和您是这个学院里唯二拥有超能力的人喔。”新来的预言家披了身黑色斗篷,手心悬浮着散发着冰蓝光芒的水晶球,魔法帽遮住他的双眼,只露出一线玩味的笑容,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愿意和我一起拯救地球吗?”


青年刚从座位上站起身,他用那双冷淡的琉璃色瞳孔默然注视了对方一瞬,扬起手中的魔法辞典,极恳切地回答道:“让路。”


年轻预言家怒道:“蓝湛,你妄称正道人士,难道没有想到自己终将为今天的选择付出代价吗!”


“地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毁...

2017-10-03

【路人女主/诗梨】友达以上

深夜我流诗梨,非常诡异
ooc预警,be预警

01 轻盈的暧昧。

无论诗人怎么形容忍冬的清香,水的回旋,轻声诵读的长信,对于活泼爱闹的学生来讲,秋天到底还是个乏善可陈的季节。英梨梨百无聊赖地斜靠着窗口往外看,发现好容易爬了一墙的藤蔓一夜之间就开始泛黄,其实张牙舞爪的时候也没让人有什么好感,但至少看过去时满目青翠欲滴,生长的劲头鲜亮又爽快。

她并不是多敏感的人,但就还是会有一点点,被勾起想要回一封长信的冲动。

那信是高三的学姐写给她的,约自己去情人坡看月亮——就算是全校闻名的文学少女,在恋爱方面似乎也不是很有新意诶。

英梨梨在心里叹口气,想起了周末在博物馆见到的那种刺绣,听说是用百鸟最轻盈...

2017-10-03

【Dunkirk】信



将我和你的生命摆正放好在天平两端,天平会向哪一端倾斜——我无从知道(这也许是神无法计算的命题)——然而可以想见的是,当死神的镰刀雪亮锋利,从高空坠落向潮水般的人群,这样的时刻,自私的、懦弱的、卑劣而廉价的人有着为了活下去所能利用的全部勇气,畏惧死亡的念头过分强烈,那些最好的、最漂亮的灵魂于是被明码标价,作为献祭给上帝的贵重礼品。

有所为,有所不为,是和平年代没有忧愁时的箴言,国家在遥远的彼岸,身体在生与死边缘,灵魂就漂浮着,无可依托,开始时昼夜分明,就算有墨水跌进浓稠的深夜,明亮与柔软的色泽仍旧,结束时水天同色,我们这些人依然脆弱、不堪一击,却将所有不够坚硬和冷酷的谈论与念想,都当成阅后...

2017-09-06

【忘羡】人间久别

复健,中元节贺文
一个半小时短打,仓促,正好赶上

01

凌晨一两点钟光景,蓝湛披着件风衣,裹挟着冷风和雨丝往电梯里走,红色按钮⑦亮了起来,他有点冷,单手伸进公文包里拿房门钥匙,材料倒是没沾上水,整整齐齐地躺在里面。

他最近都极忙,像上了发条的机器,调查阅读翻材料,起草补充再修改,明明还没读完研究生,文字功底和行事风格都已经像是写了很多年论文的老研究员,大概可以说一声刻苦。蓝涣让他不要绷那么紧,也注意一下仪表,往这刚快递了一面落地镜。

蓝湛拧开门去开灯,没成,来回按几下都没反应,再往外看,漆黑一片,只有几盏路灯孤零零亮着,连对面总爱通宵打游戏的邻居家都一片沉寂。

停电了。

他翻出家里的...

2017-09-04

【路人女主/诗梨】怦然心动

*七夕快乐,很短的糖,脑子不清楚的时候写的
*祝诗梨早日结婚
*可爱是诗梨的,ooc是我的

01 我许愿让她爱而不得

情人节前夕的霞之丘诗羽卧室。

“你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我——”诗羽揉了揉眉心,神色有些疲惫,“我问了你又说生前不认识我,是想要怎样啊——”

“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叫英梨梨的女孩子。”年轻的男孩子漂浮在空中,身体轻盈而透明,脸上的笑容略微有些惆怅,“告白后被拒绝了,她很漂亮,但内心尤为傲慢,说出字字句句都如利刃,如果可以的话——我希望——我希望她也能感受一下爱而不得的滋味。”

“有所耳闻,不算太熟。”诗羽坐在书桌前,漫不经心地翻着手稿,回道,“你未免心胸太狭隘,也难怪对方不喜欢你,不...

2017-08-28

【路人女主/诗梨】想和大众女神霞诗子谈个恋爱吗

*码个小甜饼,短打,一发完
*预警注意,诗羽の色诱
*我诗我梨超棒的!
01

『不行吗?』非常疑惑的语气。

『不行。』

『什么啊?谁说的?』电话那头的声音,由于地铁空间的过分逼仄而显得有些失真,带着些许轻微的不愉快。

『霞诗子老师。』

『哈……等等,我再确认一遍,你是说柏木英理屈尊给某个,咳,不知名作家画了三个星期的这幅插画被……被原作者退稿了?虽然说我并没有把那本书读很多遍,也没有去实地观察,当然也不可能因此废了很多稿重画,但是,但是……你说真的?』

『非常抱歉……』

『啊呀。』英梨梨终于稍微烦恼起来了,她调整了一点站的角度,微低了头,半张脸隐没在阴影里,总算严肃起来,『有说是因为什...

2017-08-20
1 / 2

© 夕夕夕夕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