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夕夕夕烧

伞修伞,喻黄,法/米英,tsn,KR,忘羡,文野S1太芥,S2织太,曦瑶。cp不可拆,拒绝恶意玩梗,另,本命和相方我都担。

天官赐福/见血封喉

仍然剧透,充满滤镜,三观不正。

【“我给过你机会的!”

师青玄闭上眼,握紧了拳。谢怜想起了博古镇上愤怒至极的那一声“好。好!”以及师青玄要随裴茗去海边时,“明仪”阻拦他的那一幕。】

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想起指匠情挑,被送进疯人院的少女心怀怨怼时,看似凉薄冷淡、无情无义的大小姐心想的也是,“我给过你机会的。”彼此互相欺骗,不知是否你和我,两人都在逢场作戏,可朝朝暮暮里吻上的唇,牵过的手,眼神碰撞时如星子的火花,叫人无法不心软,所以她想,如若这个女孩子讲一句,用那双忐忑的如水双眸望着我,就讲一句不要去,或许会是皆大欢喜再圆满不过结局。

可是没有,再如何细密绵软心思,或者我后半生全程命途,在你手...

2017-10-19

天官赐福/我最好的朋友

剧透慎入。一点感想。

那个我们未曾有机会与之相知的明仪,我猜他也是非常可爱的一个人,和其他神官不同,他是一路盖房子修道路构造建筑,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勤恳、认真而有耐心,是很好很好的男孩子,如果,如果有机会的话,也会觉得这样的朋友值得温柔和珍惜,他是无辜的,会让人觉得怜惜和伤感。

但我也清楚我所喜欢的这个“地师”,他是谁。无论是带着不熟的铲子横冲直撞的仓鼠仪,还是在角落默默吃饭的少年,或是喝了难喝的粥会产生心魔的神官,傲娇的,冷漠的,脾气不大好的,可靠的,这样的明仪,如果非要叫他的名字,应该会是——“贺玄。”

命运互换,我与你的羁绊,充满恨意的纠缠。如果说贺玄,他其实有另一面,在无尽折磨的...

2017-10-18

【路人女主/诗梨】友达以上

深夜我流诗梨,非常诡异
ooc预警,be预警

01 轻盈的暧昧。

无论诗人怎么形容忍冬的清香,水的回旋,轻声诵读的长信,对于活泼爱闹的学生来讲,秋天到底还是个乏善可陈的季节。英梨梨百无聊赖地斜靠着窗口往外看,发现好容易爬了一墙的藤蔓一夜之间就开始泛黄,其实张牙舞爪的时候也没让人有什么好感,但至少看过去时满目青翠欲滴,生长的劲头鲜亮又爽快。

她并不是多敏感的人,但就还是会有一点点,被勾起想要回一封长信的冲动。

那信是高三的学姐写给她的,约自己去情人坡看月亮——就算是全校闻名的文学少女,在恋爱方面似乎也不是很有新意诶。

英梨梨在心里叹口气,想起了周末在博物馆见到的那种刺绣,听说是用百鸟最轻盈...

2017-10-03

【Dunkirk】信



将我和你的生命摆正放好在天平两端,天平会向哪一端倾斜——我无从知道(这也许是神无法计算的命题)——然而可以想见的是,当死神的镰刀雪亮锋利,从高空坠落向潮水般的人群,这样的时刻,自私的、懦弱的、卑劣而廉价的人有着为了活下去所能利用的全部勇气,畏惧死亡的念头过分强烈,那些最好的、最漂亮的灵魂于是被明码标价,作为献祭给上帝的贵重礼品。

有所为,有所不为,是和平年代没有忧愁时的箴言,国家在遥远的彼岸,身体在生与死边缘,灵魂就漂浮着,无可依托,开始时昼夜分明,就算有墨水跌进浓稠的深夜,明亮与柔软的色泽仍旧,结束时水天同色,我们这些人依然脆弱、不堪一击,却将所有不够坚硬和冷酷的谈论与念想,都当成阅后...

2017-09-06

【忘羡】人间久别

复健,中元节贺文
一个半小时短打,仓促,正好赶上

01

凌晨一两点钟光景,蓝湛披着件风衣,裹挟着冷风和雨丝往电梯里走,红色按钮⑦亮了起来,他有点冷,单手伸进公文包里拿房门钥匙,材料倒是没沾上水,整整齐齐地躺在里面。

他最近都极忙,像上了发条的机器,调查阅读翻材料,起草补充再修改,明明还没读完研究生,文字功底和行事风格都已经像是写了很多年论文的老研究员,大概可以说一声刻苦。蓝涣让他不要绷那么紧,也注意一下仪表,往这刚快递了一面落地镜。

蓝湛拧开门去开灯,没成,来回按几下都没反应,再往外看,漆黑一片,只有几盏路灯孤零零亮着,连对面总爱通宵打游戏的邻居家都一片沉寂。

停电了。

他翻出家里的...

2017-09-04

【路人女主/诗梨】怦然心动

*七夕快乐,很短的糖,脑子不清楚的时候写的
*祝诗梨早日结婚
*可爱是诗梨的,ooc是我的

01 我许愿让她爱而不得

情人节前夕的霞之丘诗羽卧室。

“你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我——”诗羽揉了揉眉心,神色有些疲惫,“我问了你又说生前不认识我,是想要怎样啊——”

“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叫英梨梨的女孩子。”年轻的男孩子漂浮在空中,身体轻盈而透明,脸上的笑容略微有些惆怅,“告白后被拒绝了,她很漂亮,但内心尤为傲慢,说出字字句句都如利刃,如果可以的话——我希望——我希望她也能感受一下爱而不得的滋味。”

“有所耳闻,不算太熟。”诗羽坐在书桌前,漫不经心地翻着手稿,回道,“你未免心胸太狭隘,也难怪对方不喜欢你,不...

2017-08-28

【路人女主/诗梨】想和大众女神霞诗子谈个恋爱吗

*码个小甜饼,短打,一发完
*预警注意,诗羽の色诱
*我诗我梨超棒的!
01

『不行吗?』非常疑惑的语气。

『不行。』

『什么啊?谁说的?』电话那头的声音,由于地铁空间的过分逼仄而显得有些失真,带着些许轻微的不愉快。

『霞诗子老师。』

『哈……等等,我再确认一遍,你是说柏木英理屈尊给某个,咳,不知名作家画了三个星期的这幅插画被……被原作者退稿了?虽然说我并没有把那本书读很多遍,也没有去实地观察,当然也不可能因此废了很多稿重画,但是,但是……你说真的?』

『非常抱歉……』

『啊呀。』英梨梨终于稍微烦恼起来了,她调整了一点站的角度,微低了头,半张脸隐没在阴影里,总算严肃起来,『有说是因为什...

2017-08-20

【路人女主/诗梨】雨季降临赤地

*短打,一发完
*ooc,校园paro(?

01

已经是这学期第七次校园测验了,霞之丘诗羽不耐地想。她无意识地蹙起一点眉,两个对战舱正中的电波球燃烧起微蓝的光亮,映照着少女的半边侧脸,黑发飘扬,目光沉静,白色手套裹紧的指尖跳跃纷飞,操作快到令人目不暇接,还是恍若神明的模样。她左侧的战场上,作为意识拟态输出的银色机甲怒吼一声,带来铺天盖地的威压——霞之丘诗羽收手的时刻,神态依旧平和,浅淡到近乎友好和气。

“以帝国之父万护的名义起誓,无论贫穷或是富有,光明或是黑暗,先进或是落后,我们所信仰的,唯有和平永恒。”

这是场熟悉到不能再普通的测验,一切如常,气氛继续剑拔弩张,诗羽的耳边...

2017-08-01

【APH/米英】炸鱼薯条

完全不了解各国文化的校园paro傻白甜小短文×
ooc到谁都不认识×
错误大概会超多 感谢指证×

001

“你怎么会去惹柯克兰家小少爷的?”佩尔诺咬着吸管讲话都讲不清楚,边掏钥匙锁柜门边同情地看向他,“那可是……唔,全校最蛮不讲理的男孩子了,跟他对着干恐怕没什么好处。”

阿尔弗雷德踢开74号储物柜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,半弯了腰把书包拽出来,掂了下重量才回答说,“他做得确实不对啊……总要有人站出来指控,为什么不能是我?”

“你父母是高官还是富商?你家有权还是有钱?我不是很懂你啊,新同学。”

“我想想啊……”他歪了下头,又重新笑起来,蓝眼睛里没有任何犹疑闪烁,“...

2017-06-14

【TSN-EME】Adventure

Eduardo/Mark

*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

*Side A/B分别是Eduardo/Mark视角

*ooc,强行HE

“我想可能是你那时不知爱恨的缘故,最残忍,也最动人。”

01

Side A

Edurado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九点过两分了。十七分钟前他接到Vivian的电话,说有紧急的临时会议要召开,关于新近的提案,刚开始实施就出现了严重的纰漏。

“现在会议室里有谁在?”他边问电话对面,边单手理了理领带的褶皱。

Vivian报了几个名字。

“给我十五分钟。”他挂掉电话,三十秒后视线疑惑上移,黄灯忽明忽灭,在所有可以变成通行标识的时刻,倔强地纹丝不动。

Eduardo对...

2017-01-30
1 / 2

© 夕夕夕夕烧 | Powered by LOFTER